耶子:《不堪十年》专栏自序
2015-03-19 13:26:44
  • 0
  • 5
  • 72
  • 0

                                 

                          《不堪十年》专栏自序

                                         作者  耶子

       本来我没有开这个专栏的想法,因为已经有友人【埋葬文革】在新浪开了主事文革浩劫的博客。他的博客关于文革浩劫的内容之丰富广泛可见出其令人叹服的呕心沥血。我曾经多次试图说服他在《博客中国》开同样的专栏,但他由于正在编撰文革史料,精力有限,无法满足我的请求。非常遗憾。

       只是最终促使我在《博客中国》开设这个关于文革浩劫的专栏,是这样一件事深深刺痛了我:

       今年春节长假刚结束的一个晚上,我在等公交车,这时一个相当阳光的女孩拖着拉杆箱过来,神情颇焦急,问我:“还有xxx路公交车吗?”我回答还有一趟末班车,她立刻轻松地笑了。非常漂亮的女孩子。

      我不由地说:“长假结束了,是回来上班了吧?”

      她说:“没有,我们单位放半个月假,家里没意思就早回来了。”

     “半个月假?,这么长时间,你以后可以出国去旅游呀。”

     “啊,我都快把亚洲游遍了。”

     “哦?日本怎么样?”

     “就是没去日本!”姑娘说得非常坚决而自豪。她大概感觉到了我的惊奇,接着说,“因为爱国!”

      我的天, 我思忖自己大概是碰上愤青了。我沉默了。她看我不支声就眉飞色舞说开了,“我们班的同学都非常一致,不用日本产的东西,更不要说去日本旅游了。我们班有个南京的同学告诉我们南京大屠杀的事可惨了,日本人杀中国人三十多万呢……”

      我说:“的确,二战中日本对华侵略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但是你今天去的日本已经不是二战时候的日本了。你应该去日本亲自了解一下现在的日本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国家才对。”

   “不去日本,坚决不去日本旅游。今天的日本就是贼心不死,还想侵略中国,杀中国人,看看怎么霸占钓鱼岛就知道今天的日本是怎么样的军国主义国家了。……“

      我不想说话了。她还在滔滔不绝。我突然问:“你吃进口水果还是国产水果?”

      “爱国当然就吃国产水果。”

       “吃什么国产苹果呢?”

       “红富士呀。”

         我哈哈大笑:“那你就不是爱国者,红富士是引进日本的技术培育的苹果。现在的中国已经看不到土生土长的的国产苹果了。”我看她愣那儿,就接着说,“还有餐巾纸,家家户户的电饭煲高压锅,核电站……” 这下轮到我滔滔不绝了……她突然打断我说,“不管怎么样,反正日本人在南京杀了三十多万中国人。”那语气好像是新闻联播早上刚播报的今天的新闻。我忍不住问,你知道文革时期中国人杀中国人是多少吗?是两千万……“

        她有些茫然,但还是煞有其事地说:“是啊,文革的时候解放军和国民党打仗是死了许多人。”“你说什么?”我简直瞠目结舌,“文革和内战那是两个历史时期。”

        “不都是解放前嘛。”她说得轻描淡写, 我听得心如石沉。

       文革,文革历史我知道年轻一代已经基本不知道这段历史,但如此无知还是让人震惊。面对这么个阳光靓丽的女孩,我一时竟然在啼笑皆非中哑然了。公交车远远开过来了,我慌不择辞地冲着她说:

      “你记住,谎言重复一千遍可以让你们这一代以为是真理了,但在我们心里,谎言哪怕重复再多次依然是谎言!”

        她自上车后就一直回避我,是因为我在她眼中突然成了“阶级敌人”呢,还是因为她在我面前无言以对了呢?……

        我突然产生一种久违的被刺伤的感觉。不是因为她的“回避”,而是她让我看到又整整一代人的被毁……基于被刻意遗忘历史的被毁……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的浩劫,不管是从反人类还是灭绝人性,还是祸国殃民的角度看,都可以一目了然与纳粹法西斯在本质上如出一辙,仅仅是形式不同而已。

       而今天对文革的叫好不仅存在,甚至还有建立专门的网站吹捧文革的。我们所说的“言论自由”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有底线的 ,即道德的底线,而什么是道德的底线,那就是法律。法律的制定和存在是为了一个社会具有良性运行的社会秩序。而反人类、灭绝人性,祸国殃民的文革精神显然是与之完全相悖的,是破坏社会秩序得以良性运行的邪恶,是完全违背道人性德底线的,即,是违背法理精神的。宣扬文革精神不容置疑应该被写入刑法作为一种罪行。  在今天的德国,宣扬纳粹法西斯极其精神是作为一种罪而已经被写进刑法的,是要被作为罪行起诉的。

      中国目前各领域出现的诸多问题,其实质最终就是文革结束后,没有在全中国全党全社会彻底反思文革精神(阶级斗争精神)和清除文革的流毒(特别是包括对文革始作俑者的正确评价和认知)而造成的。

      文革结束后,中国精神大地因为以往狂热的信仰崩溃而呈现一片荒芜和废墟状,中国民众的信仰出现严重危机,这样的危机没有得到重建或正视,以致文革极左价值观又开始大有市场,甚至已经出现主宰主流意识形态的趋向。

       我们中国人一直批评和谴责日本人对当年二战的日本法西斯罪行没有进行足够的反思和认罪,而同样,事实上中国人难道对当年文革的法西斯罪行有过足够的反思和认罪吗?那些在文革杀戮、摧残同胞的罪人有过被中国民众普遍谴责、甚至审判过吗?而文革时期事实上是全民在“犯罪”,仅仅怪罪某个人显然是没有深刻全面反思的一种表现。

      本人一直认为中国的政治改革依然要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倡导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勇于承认错误,先从反思反省、清算清除文革精神余毒和将其作为罪行(包括被民众簇拥而成的那个“神”)纳入法理性运作开始做起,然后逐步推进其他方面……

      可是今天在中国,文革在被中央已经定性为“十年浩劫”后,不但没有被作为历史教训,而是随着极左思潮的回归呈泛滥趋势,吹捧文革越来越没有底线,这不能不让人悲哀和警惕其后果的不堪设想。

       由此我决定开这样一个关于文革浩劫的专栏,因为我觉得目前中国需要全方位的启蒙,而启蒙缺失反思文革这一项,那是不可思议的。缺失文革反思的启蒙其缺陷和不堪的历史后果必将会对今天的启蒙给出毫不留情的批判并给出“徒劳”这一结论。

     当然我不会幼稚和狂妄到这样的程度,以为一个栏目会撼动整个民族的良知,或会改变许许多多暴戾情怀汹涌和渴望文革样式暴力革命的特色中国人,以及一个民族传统的惯性的集体沉默,昨天暴戾的人、沉默的人,今天和明天依然会如此,这是由一个民族的精神基因决定了的——但即便这样悲哀着,依然无法改变我的良知和责任的鞭挞和驱使:作为一个曾经的经历者,只要还活着会思考,就不能停止对文革的谴责和反思,并尝试着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年轻一代。

      我一直视“苦难记忆”为一种珍贵的品质。苦难记忆能使我们永记那些无辜的死者,那些被毁灭了的美丽鲜活的生命已在彼岸,而罪恶的余孽依然存在和在喧嚣;苦难记忆能使我们对自己黯谴的年华和匆匆的生存无法不提出质询,由此质询我们才会视“忘却”为犯罪,我们才会要求人格的存在必须把历史的苦难主体意识化,并把过去的苦难视为与自己的个体存在息息相关的历史,从而在个人的存在性中不听任历史上无辜者的苦难之无意义和无谓性,由此对人格提出更高的要求,从而活出一个人。

       想起“闲人维杰”的一首几乎是为我的灵魂所作的诗:

我的梦想早已幻灭

唯余下几滴未枯的热血

归还给这一片生我养我的故土

 

泪眼见故土在沉沦

我能做的就这么一点点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整个文革的罪行完全堪与二战所有法西斯的罪行媲美。今天的拒绝反思就是意味着明天将有另一场灭绝人性的不同形式的文革在中国大地上重新上演。

        叶剑英代表党中央所宣布的文革罪行数字绝不是干巴巴的符号,而是每一个都是与你、我、他一样有着家小、亲人,朋友,具有血肉和鲜活生命,以及喜怒哀乐的人……

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宣布:

        中央经过两年七个月的调查,核实“文革”有关数字是:

       七百四十五万人受迫害,

        四百二十万人被关押审查,

        一百七十二万八千人自杀,

        单高级知识分子被逼跳楼、上吊、投河、服毒──死亡达二十万人。

        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被“从重从快”判处死刑的“现行反革命”就有十三万五千余人,

       武斗死亡二十三万七千人,

       七百零三万人伤残,

       七万一千二百个家庭彻底被毁,

        非正常死亡者至少七百七十三万人。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遭受残酷迫害的人有一个亿(占全国总人数的九分一),

        冤枉死亡的人数超过两千万,

        损失了国民经济八千亿人民币(那时候的8千亿可不是现在的这个钱的数量概念)。

              (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

              ………………………………………………………………………………

       极左最极端的1966年至1976年,也即“文化大革命”时期,史称“十年浩劫”,极端的偶像崇拜登峰造极,造成社会倒退,文明劫难,经济几乎崩溃,究竟有“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经济多大损失,文化多大破坏,一直说法不一,很难确定。  

      1980年意大利记者法拉奇问邓公:“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邓公说:“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算的数字。”邓小平于是举了一个经典冤案:

      【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被康生当面指定为叛徒、国民党特务。下令公安部长谢富治把赵健民当场抓起来,投入大牢。仅赵健民的一案就共牵连了138万多人,打死了1万7千多人,6万多人被打残。仅昆明地区就打死了1493人,打残了9661人。】(详见《邓小平文选》

       广东名作家秦牧曾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颠连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义进行!”

                          ************************************************

    本专栏只发表涉及文革内容的帖子,包括史料、反思、事件、小说等等(尽量关注普通百姓在文革的苦难)。

    愿与我一样忧虑中国的前途和对文革谴责的网友喜欢并转载这个专栏的文章。

        

    耶子注:因为家事需要休博几个月,先给出几篇文章,以后尽量见缝插针或尽快继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