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维杰:雾霾与信仰的质变
2017-02-12 22:52:27
  • 0
  • 0
  • 27
  • 0

雾霾 与 信仰的质变

作者   闲人维杰

越来越严重的雾霾,让人心头压抑着一种说不出的憋屈,无论你有多大的能耐,假如你依然眷恋你脚下的故土,就不得不忍受霾尘对你肺腑的荼毒,除非你不呼吸。人活在世间,活到连吸一口清净的空气都变成是一种奢望了,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有人寄希望于再出一个救星来把雾霾扫除,那无异是痴人说梦;有人寄希望于改变制度可以化解雾霾,那是对制度的过度幻想,得了制度幻想症。我不寄任何希望靠谁能把雾霾治理好,除非世人普遍悔悟了,但这个族群的秉性显然没有这样的灵性。除了选择忍受与逃避,还会选择什么?有人试图有所作为,立马变成了汉奸卖国贼。个别不甘沉沦的精英夹在这样的族群里, 就如同一只大象陷入了无边的泥潭,挣扎只会加快他的灭亡。

难道说一点希望都没有了?那也未必。希望在哪里?这要从雾霾的源头说起。

雾霾的源头

雾霾是怎么来的?雾霾的产生是因于大众消费态度的改变,而大众消费态度的改变是因于人生观的改变,而人生观的改变是因于信仰的改变。也就是说,是我们的信仰改变了,人生观也随之改变;我们的人生观改变了,消费态度也随之改变;我们的消费态度改变了,消费模式也必然随之改变。说到底了,雾霾的源头就是我们的信仰发生了质变。

这话怎么说?我们先来看看人类传统的信仰。人类传统的信仰,无不是劝人要节制情欲。这一点大家不难明白,人类从远古到近代,生产力一直处于极其简陋的状态,人类能获取的生活物质是极其有限的, 所以人类只能过着极其困苦的生活。为了安抚人类心灵的痛苦,更是为了鼓励人类在极其困苦的处境中顽强地生活下去,于是就产生了种种的宗教信仰或泛宗教信仰,也就是人类传统的信仰。所以说,传统的信仰无不是劝导世人要节制自己的欲望,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在生活物质极其有限的处境下得到持续的繁衍发展。 在传统的信仰里,“勤劳俭朴”是做人最基本的一种美德;而铺张浪费,肆意挥霍,就是一种罪过。传统的信仰压制了人类的情欲,压制了人类的消费欲,大多数人都过着很节制的生活,所以消耗的资源就很少,自然的再生能力没有遭到破坏,人类与自然维持良性的互动,所以自然呈现给我们的就是自然,山清水秀,四季分明。

然而,到了近代,唯物主义思潮兴起,我们的传统信仰被摧毁了,取而代之,唯物主义变成了我们的主导思想,甚而变成了我们的一种信仰。 唯物主义信仰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观,人生观改变了,消费态度也随之而变改,消费模式也随之而改变。现在的人还有几个人会认同“勤俭朴素”是一种美德?大多数的人都是渴望不劳而获,梦想一夜暴富,都是追求尽情地享受。人类贪婪的欲望,原本受到传统信仰的压制,而今传统信仰被摧毁了,贪婪的欲望就如同番多拉魔盒里的魔鬼被忽然间释放了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了。人人都渴望象百万富翁一样过豪华奢侈的生活,就算地球膨胀了十倍,也承受不了人类欲望的膨胀。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十五亿人口,假如与美国一样,平均五人一部车,那就是三亿部车。想象一下,三亿部车在路上跑,要毁掉多少土地,要烧掉多少汽油,要排出多少废气?叫地球怎么能承受得了人类如此这般的挥霍!

大众消费模式的改变,远远地超过了自然界所能承受的极限,也就是超过了自然界能消化的极限,自然界的再生能力被破坏了,变成了不可逆的恶变。确切一点说,是人类过度的挥霍,让地球不堪负荷,结果导致地球癌变而衍生出雾霾。

唯物主义思想带来人生观的质变

唯物主义来自于唯物论,原本是哲学的思辩论题,那是哲学家的智力游戏。普罗大众大致都是一知半解,甚至还谈不上一知半解,只不过懂些皮毛而已。然而,恰恰是这样的一知半解,让人陷入了信仰的误区,给人类带来了深远的危害。

普罗大众对唯物主义的理解,大致就是无神化和进化论,认为世界上没有神,没有灵魂,人是猴子变来的,人死后身体全都化成了泥土,什么都没有了。而人类的传统信仰,都是建基在有神论的根基上。无神论与有神论互不相容,所以说,唯物主义思潮兴起,传统信仰必然瓦解了。

在中国,唯物主义依靠强大的政治力量,把唯物主义思想变成为我们的主导思想,也就是变成了我们的一种信仰。我们的信仰发生了质变,我们人生观也必然发生质变,我们的生活态度及行为都必然发生质变。 普遍性的腐败堕落,实质上就是信仰质变带来人性的恶变。那是另话。

唯物主义思想带来的人生观的质变,最突出地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带来情欲享乐主义。

唯物主义认为:人是猴子变来的,人死后身体全化成了泥土,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灵魂,没有来生。也就是说,人的生命只有这一生,这一生没了,便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来生的意义,那这一生的意义在哪里呢?或者说,这一生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先来看看传统的信仰。在传统的信仰里,人生最重要的责任就是传宗接代永续香火,所以结婚生儿育女成为人生的头等大事,这也是人生的最重要的意义。我们要祭拜祖先,祈求祖先保佑;我们要祭拜天地,祈求上天保佑。我们要去建功立业,光宗耀祖;我们要去行善积德,恩泽子孙后代。我们希望寄托于子孙后代,我们把希望寄托于来生,这种希望成为人生忍受苦难最强大的信心与力量。这就是传统信仰赋予的人生意义。

唯物主义认为:人死后身体全化成了泥土,人死后什么都没有了。这么说来,祭拜祖先,祭拜英雄烈士,都不过是祭拜泥土,祭拜泥土有什么意义呢?什么祖先阴魂,烈土英灵,那都是骗人的鬼话。人死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而连子孙后代也没有多少意义了。 假如深入推究下去,什么道义公义,什么道德良知,甚而连爱情亲情都变得没有多少意义了。

这就是唯物主义思想带来的人生虚无主义,人是猴子变来的,猴子的生命有什么意义?人的生命就如同猴子的生命一样无意义,人生的意义就这样变虚空了。至少可以说,人死后就毫无意义了。既然死后什么意义都没有了,那当然是让这一生享受快乐才有意义。假如这一生过得不快乐,那就是连这一生也没有意义了。所以说,唯物主义思想带来的人生观的质变,必然是追求这一生的快乐,而对快乐的追求,终究会变成追求情欲的享受,因为只有情欲的享受,才是实实在在的享受,至于精神层面的意义,比如道义公义,道德良知,都变得虚无飘渺而没有什么意义了。这就是唯物主义思想带来的人生观的质变,最终必然走向情欲享乐主义,追求物质与肉欲的享受了。

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人类早期的欲望,受制于两个方面:一是受到生产力的制约,二是受到传统信仰的压制,所以人类早期的欲望是很有限的。然而,人类发展到近代,科学给生产力的进步带来突飞猛进,为人类的欲望膨胀开拓了无限的可能,而唯物主义思潮的兴起,把压制人类欲望的天灵盖打破了。换句话说,唯物主义思潮冲破了遏制人类欲望的藩篱,而现代科学为人类欲望膨胀提供了无限的空间。于是人类的欲望就如同脱缰的野马,就算地球胀大了十倍,也经受不了数以亿计的野马肆意践踏。然而,更为严重的是,明明知道这样挥霍下去,地球的生态终将会被毁灭。可在唯物主义者来看,那都不是问题。我的生命只有这一生,我死后管它是洪水滔天,还是天崩地裂,都与我毫无相干了。在唯物主义者看来,人生短暂,唯有抓紧享受,如不抓紧,稍纵即失,那这一生就是白活了。

所以说,人类整体进入了情欲享乐主义,只能从比拼情欲享乐中感受到生命存在的意义,甚至只能用炫耀挥霍来体现自己的存在感了。

二是带来不怕报应。

唯物主义认为:世界上没有上帝,也没有灵魂,更没有天堂与地狱。人是猴子变来的,人死后身体全化成了泥土,什么都没有了。俗话说,人死灯灭,一了百了。活着的时候,没有上帝会报应你,死后也没有什么天堂与地狱等待你。所以说,唯物主义带来的人生观,就不相信会有报应了。

我们再来看看传统的信仰。传统的信仰认为:世界上有神明,人死后有灵魂,灵魂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就看你这一生是行善,还是作恶,行善的上天堂,作恶的下地狱。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这都是对传统信仰的通俗的诠译。传统信仰就是宣扬这种报应律。

传统信仰实质上是道德的本源。什么叫道德?道德就是人类共同的生活信念,所有的道德信念都依归于一个根本的信念:[b]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相信这个根本的信念,你就会自觉依循道德;你不相信这个根本的信念,你就不会自觉依循道德。这个根本的信念在你的心里还有几多份量,道德在你的心里也就会有几多份量。而这个根本的信念最终的逻辑依归就是上帝。这是很简单的逻辑思维,假如没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上帝存在,有谁能主宰这个报应律?唯有至高无上的上帝存在,才有可能来实施这个报应律。这就是信仰。

唯物主义者否定上帝的存在,否定灵魂的的存在,批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封建迷信,愚昧无知。所以说,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会有报应,道德最根本的信念瓦解了。所以说,唯物主义建立不起真正的道德,只能把道德与政治挂勾,把政治表现等同于道德表现,用入团入党提干作为所谓道德的回报,最终导致道德变成了政治投机。大家都知道,政治是多变的,带有太多的荒谬性,甚至带有太多的邪恶性,把道德与政治挂勾,结果把道德也给荼毒了。

人类社会原本建立两道防线制止人类作恶:第一道是道德,第二道是法律。唯物主义思潮泛滥,瓦解了人类传统的信仰,实质上就是瓦解了人类的传统的道德。所以说,唯物主义思潮泛滥的地方,防止人类作恶的第一道防线瓦解了,只能靠第二道防线来制止人类作恶。然而,仅仅靠法律来遏制人类作恶,其效力终究是有限的。当人处于两种处境时,法律的威慑也就失效了。一种是位高权重,可以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中,法律惩罚不了他,所以敢把坏事做尽做绝;另一种是陷入了穷困潦倒,觉得生不如死,他也不怕法律惩罚了,也敢把坏事做尽做绝,甚至报复社会,滥杀无辜。

所以说,唯物主义带来的人生观质变,带来两种极端的生活态度:得意时变得穷奢极欲,放纵情欲享受;失意时,就变得穷凶极恶,敢把坏事做到尽做到绝了。但无论是得意,还是失意,只要发觉有人阻碍了他的追求与享受,他就敢于不惜一切代价铲除对手,不择手段地清除他认定的障碍。

还有一种人也会走向极端,这种人并不是因于位高权重,也不是因于财大气粗,更不是因为饥寒交迫,而是因于心态与秉性刚异,欲望远远超过他实际拥有的财富。这种人也认为穷困一生,那就是生不如死,所以敢于用生命作赌注去拼搏,敢于挑战法律。 正是因为他们不相信有报应,为了掠夺财富与权力,敢把坏事做到尽做到绝,什么断子孙绝的事都敢做了。

贪婪的情欲享乐主义,加上不怕报应的玩命心态,人就变成了魔鬼。一个群魔乱舞的世界,必然是淫欲喧嚣乌烟瘴气的世界了。

用刺激消费拉动经济发展

当代经济的主导理论,叫作“用刺激消费拉动经济发展”,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奉行这样的经济发展策略。

所谓的刺激消费,说白了就是激刺大众的消费意欲,说是开发市场,实质上就是开发大众的欲望,把人类有限的欲望变成无限的欲望。现代传媒为这种经济策略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普天盖地的广告,夜以继日地轰炸,让普罗大众的欲望汇聚成无限的欲海,来消化现代化工业日夜不停的生产制造。现代的经济指导思想,与其说生产是为了满足人的需求,不如说人的需求是为了满足生产。市场上大多数的产品不再是人类生活的必需品,而是人类生活的奢侈品。 人类的劳动不再是为满足人类生存的需要,而是为了满足人类奢侈的欲望。国家经济发展的动力就在于开发民众对奢侈品的需要,哪一个国家把民众对奢侈品的欲望开发得越强劲,那个国家经济发展也就越快。在传统的信仰里,勤俭朴素是一种美德;在现代社会里, 这种观念就变成阻碍经济发展的陈腐的观念了。假如人人都格守传统的美德,这个国家的经济就停滞不前了,甚至走向衰退。经济衰退引发企业倒闭潮,企业倒闭潮引发失业潮,失业潮就有可能引发民众暴乱,是任何社会都不能承受的危机。

人类陷入了自设的悖论中:一边要拼命制造,一边要拼命消费。所谓消费,实质上就是消耗,不把制造出来的东西尽快消耗掉,经济发展就停滞了,所以消唯有鼓励大众尽快把制造出来的产品消耗掉,才能维持经济持续发展。所以浪费就不再是一种罪过,甚而要鼓励浪费,鼓励挥霍了。 唯物主义思潮为这种经济政策提供了思想基础,唯物主义带来的人生观的改变,带来的物欲享乐主义,让普罗大众投入了消费主义的大潮中,让这种经济策略如虎添翼,促进了经济的快速发展。所以唯物主义思潮越泛滥,经济发展就越强劲。每一个人都渴望自己有限的一生得到无限的享受,无数贪婪的欲望汇聚成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推动经济快速发展,人家几百年发展的累积,我们几十年就达到了。

唯物主义,说透了就是唯物质主义,从个人层面来讲,表现出来的就是物欲享乐主义;而从国家层面来讲,表现出来就是GTP主义。唯物主义政治家认为:经济决定上层建筑,只要能快速发展经济,就能换来政权的稳定。这种思路引导国家走向了国家GTP主义,无论是从道德上,还是从政策法律上,都是在鼓励大众消费,把大众引向消费主义,即可拉动经济发展,又可以转移大众对公义道德的追求,大众的物欲得到了满足,社会矛盾缓解了。所以GTP成为国家发展的最重要的指标,甚而成为一面治国的旗帜了。

毫无疑问,制造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而且排放出大量的废物废气;消费同样要消费大量的资源,而且也同样要排放出大量的废物废气。制造与消费,排放出无限量的废物废气,让地球不堪负荷了。环境污染,雾霾毒气,正是这种经济策略带来的必然的恶果。

人类陷入两难的处境

因为人类陷入了自设的悖逆,所以也陷入了两难的处境。刺激消费,可以拉动经济发展,然而拼命消费,再多的资源也会枯竭;不刺激消费,就会导致经济衰退,引发企业倒闭潮,引发失业潮,甚而引发社会动乱。无论是专制社会,还是民主社会,都承受不了社会动乱。经济发展带来环环境污染,那是未来之痛;经济衰退带来社会动荡,那是眼前之痛。任何制度的政治家都要面对这样两难的选择,除非那个国家的国民普遍有虔诚的宗教信仰,相信人的生命有灵魂,有来生,未来还要来到这个世界,人死后还能感应到这个世界的好坏,所以要好好保护这个世界。 假如一个国家的民众普遍都是信仰唯物主义,相信人只有这一生,人死后什么都没有了,那就只会追求这一生的享受,我死后管它这个世界是洪水滔天还是天崩地裂,就算地球毁灭了,又关我屁事。

所以说,当人生观普遍变质了,只图这一生的享乐了,就算制度改变了,凭选票上台执政,民众也一样是把要GPT党选上去当政,民主政治与专制政治在经济的道路上就异途同归了。

在唯物主义思想泛滥的国家,雾霾就更难以治理。要治理好雾霾,经济就要衰退,政府就会倒台;不治理雾霾,经济可以持续发展,甚至雾霾还会带来雾霾经济,产生新兴的工业体系,还会带动医疗医药产业发展,增加就业,更有利于GPT持续增长。至于雾霾的危害,那是未来的事,未来是怎么样,不关他们的事。也就是说,治理雾霾,可能换来即时倒台,任由雾霾发展,还可以续续执政。至于未来是洪水滔天,还是暗无天日,到那时他们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与他们毫无相干了。

这不是制度的问题,无论是什么样的制度,都陷入了这种两难的处境。

移民与雾霾的恶性循环

为了逃避雾霾,选择了移民,这是逃避雾霾的捷径。但移民必须有足够的金钱,为了移民,就要更狠更快搜括财富,也就是更加疯狂地挖掘资源。这就更加剧了对环境的破坏,雾霾也就变得更加严重。雾霾越来越严重,引发越来越多的人想移民;越来越多的人想移民,环境遭到的破坏也就越来越严重,雾霾也就越来越严重;其结果,环境污染与移民潮陷入了恶性循环。

而且,更悲怆的是,正因为有了移民的逃避之路,所以就更加不珍惜这片故土了,也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搜括与糟踏了。从心理层面来讲,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会有报应;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又为自己和家人铺设了退路,在异国他乡建起了新的家园,他们的子孙后代就不再受到雾霾的荼毒。还没成功移民的人,赶紧抓紧搜括;移民成功的人,为了维持在异国他乡能继续过着优裕的生活,更要加紧搜括,万众一心拼命搜括,这片国土怎么经起得如此糟践呢?现实就是这样,这个族群的精英,几乎都是选择了这样的逃避之路,大家都来搜括,只要能成功移民,管它未来是洪水滔天,还是山崩地裂,只要我成功移民了,都不关我屁事了。

假如没有移民的退路,邪恶的人也许不敢把坏事做到尽做到绝;假如没有移民的退路,有良知的精英被逼到死角了,就会与邪恶势力做最后的抗争,或者还会有一线希望。恰恰是因为有了退路,无论是邪恶的败类,还是有良知的精英,都选择了退路,也就更加不珍惜这一片故土了。

要治理好雾霾非常难,在唯物主义思潮泛滥的国家就更难,而在精英遇到灾难只会选择逃避的国家就难上加难了。

希望与出路

综上所述,雾霾的产生有三个层面:一是唯物主义思潮冲毁了制约人类欲望的藩篱,二是现代科学为人类欲望的膨胀提供了无限的空间,三是现代经济政策推动人类欲望快速膨胀。是人类快速膨胀的欲望,让地球不堪负荷,远远超过了自然界能承受的极限,于是自然界发生了癌变。

人类能改变现在的经济政策吗?改变经济政策,不再用刺激消费来拉动经济,经济陷入衰退,引发经济危机,引发企业倒闭潮,引发失业潮,无论是专制制度,还是民主制度,那都是承受不了的。 现代科学发展更不可能停下来,只会越来越快,为人类提供更多不可想象的商品,让人类的消费欲望更加不可理谕。 假如人类无法遏止唯物主义思潮泛滥,也就不可能遏止人性的持续恶变,更不可能遏止大自然的恶变,雾霾只会越来越严重,没有最严重,只有更严重。

地球的资源终是有限的,人类唯有遏制贪婪的欲望,才有可能保护地球的生态环境不至于被人类糟踏至毁灭。要想从根本上治理环境污染,唯有依靠大众从根本上改变消费态度;要想改变人的消费态度,唯有重建人类传统的信仰。这是整个人类的命运,不是个人的命运。个人通过重建信仰,拯救堕落的灵魂;人类整体通过重建信仰,挽救人类快速走向毁灭。

然而,我们有可能重建起传统的信仰吗?

2017-02-10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