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历史的选择”
2017-06-03 23:19:31
  • 0
  • 1
  • 51
  • 0

闲人维杰 于 2017/4/29 18:08: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变革都可以说是历史的选择,因为历史没有假如。但如果硬是把“历史的选择”说成是“人民的选择”,那忽必烈的大军烧杀抢掠征服了中原大地,满族八旗铁蹄踏破山海关直杀到西南边镇,汉人两度做了几百年的亡国奴,是否也可以说是人民的选择呢?这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有人说满族也属于中华民族,我不清楚“中华”一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然而,假如时光倒回二百年,满族人是不会认同他们属于什么中华民族的,汉族人也不会认同满族人属于什么中华民族。硬是把历史的选择说成是人民的选择,无疑需要杜撰一系列的逻辑诡辩了。

毫无疑问,历史选择有历史王道的合理性,而人民选择是价值王道的合理性。历史的合理性不等于价值的合理性,历史的变故永远可以用历史的合理性来解释,即便是非常偶然性的突发性事件,也一定有历史的必然性,所以也是合理的。所以说是历史的选择,是没有什么可以辩驳的,也就不存在什么价值判断了,也只能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了。但这种历史的合理性不一定与人民的意愿相一致,更不一定与人类文明的价值相一致。说是人民的选择,必要的前提是人民是在自由的意志下做出的选择,这是人民选择合理性的最起码的准则。比如,你硬是把清王朝说成是汉族人民的选择,那只能把人民的“忍受”也说成是一种选择。没错,在某种意义下,忍受苦难苟且偷生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选择。所以硬要把历史的选择说成是人民的选择,也只有这样的前提成立,立论才能成立。 那任何历史事件都可以说是人民的选择了,南京大屠杀似乎也可以说是当时的南京人民的选择了。

我们通常的逻辑思维,显然不能把人民的忍受也当作是一种选择。这里说的选择,应该是人的自由意志不受任何胁迫的状态下做出的选择。也就是说,人民在没有任何外在压力的压迫下做出的选择,人民完全是依从自己心里的价值取向做出的选择。 在刺刀下做出的选择,是没有价值意义的选择。

然而,在人民的意志自由的状态下,人民的选择是否一定可靠呢?那也未必。人民的选择也可能会选上一个希特勒。假如人民的大多数人的价值取向于恶,相信以恶制恶以暴制暴是合理的,那人民的选择就有可能把希特勒式的人物选上台。只有当人民的普遍的价值观取向于善,相信以善治恶才是最合理的,才有可能选择一个善的人上台执政。当一个民族被邪恶的思想所蛊惑而陷入疯狂时,人民的选择就变得极不可靠了。

如何确保人民不会被邪恶的思想所蛊惑而疯狂呢?让人民获得言论自由,思想自由,人民才有可能得到多方面的信息而做出相对全面的思考,从而避免被邪恶的思想所蛊惑而陷入疯狂。 也就是说,言论自由是避免人民被邪恶思想所蛊惑而陷入疯狂的最有力的保障。在言论自由的地方,思想也是自由的,谎言就不可能成为真理。纳粹宣传部长的名言:谎言重复一万遍便成为真理。这话只说对一半,谎言成为真理的必备的前提是言论垄断。只有在言论被垄断的状态下,谎言才有可能成为真理。在言论自由的状态下,谎言就算重复十万遍也未必能成为真理。在言论自由的状态下,相信人民就有足够的理性选择善,而不会选择恶。在言论自由的状态下,人民不再是简单的人民,而是获得了足够知识的一个个公民了。

2017-04-0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