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任穷的儿子宋辉在知青群里发了一首诗
2018-08-26 02:00:54
  • 0
  • 0
  • 3
  • 0

编者按:

这首诗是宋任穷的儿子宋辉在知青群里发的,该作感人肺腑,宋辉是老三届知青,68年下乡到吉林烧锅屯。他现在旅居美国弗吉尼亚。

五十年前,我在课桌旁,

与理想青梅竹马;

突然被告知,

你的理想不应该是在这里,

而应该在田间、地头、乡下;

于是,我放下书包,打起背包,

向着一个迷茫的目标出发。

蓦然回首,

碎落了一地芳华。

四十年前,

我有了自己的一个家,

有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娃儿。

我多想携妻带子,

去海边踏浪,

去山中赏花;

可现实是,聘位职称,

一切都要文凭说话。

我没有选择,

转身去了电大夜大。

那一段生活,从来没有,

琴棋歌画诗酒花,

禅精竭虑的,都是

柴米油盐酱醋茶。

三十年前,多美好的壮年,

蓝天丽日,青松如塔。

可上老下小,荤七素八,

千头万绪,生活重压。

女儿的成绩,

费心劳神,

医院病床上等待手术的妻子,

担忧的泪痕留在脸颊。

已有两个星期没去看望爹妈,

焦头烂额的儿子,

时时把你们牵挂。

迤逦一路,风吹雨打,

尝尽生活,酸甜苦辣。

唯一一个信念,

生活不会,苦海无涯。

二十年前,女儿上了大学,

我却永远失去了老妈。

老人家弥留之际,

突然回光返照,

“快坐下,歇歇吧!”

这是他一生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重度昏迷两个小时后,

我母子亲情的大厦崩塌。

世上那个最爱我的人走了,从此后,

再没人喊我回家吃饭,

再没人嘱我寒衣多加。

我长跪不起,

哭的肝肠寸断,

泪干声哑。

十年前,我和妻都已退休,

应女儿之邀,

飞到了弗吉尼亚。

遇到的很多事,

令人感慨,

看到的好些事,

让我惊诧。

抱起外孙女,

粉团的小脸,

笑靥如花;

我却暗自嗟呀。

喊了一辈子打到美国佬,

这个小美国佬,

就诞生在我家。

小时候,相信人生是童话,

长大后,希望人生是神话,

老年了,才豁然醒悟,

人生原来是笑话。

再看这张小脸,

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

还是龙的传人,

血脉中华。

今年,我们都已年过古稀,

可还在把激情挥洒。

过去努力,是落叶随风;

现在努力,是老树新芽。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人生大幕,刚刚开拉。

我不敢老去,

因为外孙还没长大。

我最大的心愿,是能看到,

外孙学业有成,

外孙女披上婚纱。

再过十年,2028

我们已经耄耋之年啦。

但愿满头黑发,满口牙,

腿脚健,身挺拔。

我们相邀,一个都不能少,

我们出游,路能走,山能爬。

闲看风云变幻,

淡泊富贵荣华;

世上瑰宝千千万,

只有健康无价。

再过二十年,2038,

九十岁的聚会,我还在吗?

我思念的同学们,身体怎样?

是否耳不聋,眼不花?

公园里,能跳一曲华尔兹?

歌厅里,高歌一首茉莉花?

回忆同窗,无限伤感;

突闻噩耗,分外惊讶。

抽刀怎能断水,

天命安可叱咤!

不管钱多厚,官多大,

阎王照样往里拉。

怀一份千里共婵娟的心愿,

随缘听命吧。

再过三十年,2048,

我们当中,还有人在吗?

请准备纸钱一堆,

炉香一把,

将我们的名字,

在青烟中融化。

可是,知青贡献是推不倒的树,

知青精神是折不断的麻!

我们曾负重前行,

我们曾辉煌华夏!

知青这个名字,永远是,

龙图腾中,

熠熠闪光的那片鳞甲。

知青这个名字,永远是,

历史天空上,

璀璨夺目的五彩云霞!

(作者:宋辉 老三届 高二、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