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你,吴宓教授
2021-03-17 23:04:57
  • 0
  • 0
  • 9
  • 0

原标题:【致敬殉道者:一颗黎明前寂灭的孤星】

作者   先知书店店长

1978年1月17日,正当中国寒冬将过,即要步入春天的时候,一颗承载民族学术巨量的孤寒之星,于黎明的暗色中划过天地,就此寂灭无息。

他就是吴宓,一个没有等来春天的国宝教授。他的临终呓语,“我是吴宓教授,给我水喝……给我饭吃,我是吴宓教授……”

吴宓一生,1949年是一个转折点。当时,台大校长傅斯年软硬兼施的想把吴宓请回台大,结果吴宓谎称去厕所,偷偷溜走了。这一溜,溜掉了自己的下半生。

回顾吴宓的上半生,可谓星光灿烂:

第一,主编《学衡》杂志,试图拉住激进的缰绳。适时正是新文化运动时期,新文化派要求全面否定传统,全盘西化。而在吴宓看来,新文化派学到的正是西方正在抛弃的东西,激进的东西。(用冯克利老师的说法是,“我们学习西方的时机很不幸”。)

第二,成立清华国学研究院,吴宓不惜行大礼,也要把王国维、陈寅恪找来任教,这才有了王、梁、陈、赵“清华国学四大导师”。而后,便悄然辞去院主任职务。

第三,吴宓曾受教于哈佛大学,师承白璧德。他便依照哈佛学院方案创办清华大学外文系,使得清华大学外文系很快成为国内一流系科。他得意学生有“龙”“虎”“豹”三位,分别是钱锺书、曹禺、李健吾。

……

然而,谁能料到此后的黑云压城?1949年,因谎称上厕所溜出来,拒绝任教台大的吴宓,到晚年,以80岁的高龄,奄奄一息之时,被专政人员从宿舍“连拖带拉”地弄出来,先在领袖塑像面前“请示”,骂自己XXX,然后被架上“斗鬼台”开始批斗。最后,目盲膑足,在恐惧中死去。

1949年,是一条分割线。离去的,眼望故土,满怀心酸。傅斯年、胡适……谁能预料到自己是逃过了一场知识分子大清洗?

留下的,梦想却被击得粉碎。陈寅恪、吴晗、钱钟书、穆旦、潘光旦、吴宓……那些一心北归者,谁能料到不得善终的凄凉晚景?

大师之后,再无大师。先知书店诚挚推荐《南渡北归》。1949年的去与留,WenGe的生与死,20世纪人文科学领域大部分大师的命运,都在这部

100万字的即便夏日读之也寒彻心骨的皇皇巨著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