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其他
  • (26)

北京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翦伯赞

翦伯赞与夫人戴淑婉全文见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7Z_SxJNLlwi1zA-cscCHA

  • 3
  • 0
  • 0
  • 0
2022.01.18 00:25

如此感人的天老地荒的爱情

https://mp.weixin.qq.com/s/rgi386bf9t1MbDtyHWUKzQ

  • 139
  • 0
  • 2
  • 0
2021.12.16 20:19

他叫萧光琰,中国石油事业的奠基人

他叫萧光琰,1920年9月15日出生在日本,祖籍福建省福州市。他的父亲曾任,中华民国驻日本大使馆中将武官。1945年,年仅25岁的他,就获得了芝加哥大学物理化学博士学位。之后在芝加哥大学化学系,任助理研究员。后受聘于美国美孚石油公司,担任化学师一职。这家公司后来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套固定床单铂催化重整装置。这可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石油提炼技术!他全程参与了这项工作,并且掌握了这些先进的技术。凭借着用心努力和天...

  • 64
  • 0
  • 1
  • 0
2021.12.11 22:20

易中天:这能一分为二吗?

编辑按: 尽管我并不完全赞同易先生的观点,却特别赞赏他毫不含糊的决绝态度!文革对于我们未来的社会治理还是有一个很大益处的,就是提供了很多以“正义”“真理”“爱国”等面目出现的邪恶斗争的绝佳历史范本。有了这样的范本,我们就相对容易辨识出,在个人崇拜泰山压顶的氛围下,有一种“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并不代表着人类社会的先进文明,而是裹挟时代并摧毁其发展进步的助纣工具。这会让我们以历史为镜,避免重蹈这样的灾难性覆...

  • 427
  • 0
  • 10
  • 0
2021.10.19 22:37

 行走在历史的河流

作者高华我的论文集《在历史的“风陵渡”口》出版在即,时代国际出版公司的编辑来电嘱我为这本集子写一篇序言,读着手上的校稿,既有几许欣慰,也不乏一丝苦涩之味,不由得想起自己所走过的道路,思绪一下从现在又跳回到过去,于是拉拉杂杂写下这篇文字,权当“立此存照”吧。 如果说从进入大学的历史系就算正式学习或研究历史,我在史学领域已呆了二十多年,也在南京大学渡过了自己从青年到中年的人生岁月。我和南京大学最初的渊源,...

  • 281
  • 2
  • 4
  • 0
2021.09.07 13:58

怀念你,吴宓教授

原标题:【致敬殉道者:一颗黎明前寂灭的孤星】作者 先知书店店长1978年1月17日,正当中国寒冬将过,即要步入春天的时候,一颗承载民族学术巨量的孤寒之星,于黎明的暗色中划过天地,就此寂灭无息。他就是吴宓,一个没有等来春天的国宝教授。他的临终呓语,“我是吴宓教授,给我水喝……给我饭吃,我是吴宓教授……”吴宓一生,1949年是一个转折点。当时,台大校长傅斯年软硬兼施的想把吴宓请回台大,结果吴宓谎称去厕所,偷偷溜走了。这...

  • 445
  • 1
  • 10
  • 0
2021.03.17 23:04

季羡林的回忆之一

我在这里想先研究一个问题:批斗问题。我不知道,这种形式是什么人发明的。大概也是集中了群众的智慧,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才发明出来的吧。如果对这种发明创造也有专利权的话,这个发明者是一个天才,他应当获得头等大奖。但是我认为他却是一个愚蠢的天才。这种批斗在形式上轰轰烈烈,声势浩大;实则什么问题也不能解决。在旧社会,县太爷或者什么法官,下令打屁股,上夹板,甚至用竹签刺入“犯人”的指甲中,目的是想屈打成招。现...

  • 507
  • 0
  • 13
  • 0
2021.02.17 22:23

已经被遗忘的人

https://mp.weixin.qq.com/s/vrzzfyjWDXdgdz4xHSMS_A

  • 912
  • 0
  • 3
  • 0
2020.11.23 09:02

非常感动这一家三口……

这是一个真实的家庭历史故事: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总结一生的得失,感到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了一位好妻子,最大的错误是“文化大革命”中犯的劣行,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得到父亲的宽恕。1978年秋,河北保定轴承厂工人吕瑞芬、孟凡民相识相恋了。令吕瑞芬颇感蹊跷的是:从来不见孟凡民回家,他也从不带她回家见老人。问他为什么,他总是支支吾吾避而不答。一天晚饭后,在吕瑞芬的一再追问下,孟凡民向她道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01命...

  • 574
  • 0
  • 10
  • 0
2020.10.16 08:42

老舍的“戏剧性”

雷颐,祖籍湖南长沙,1956年出生于湖北武汉;中学毕业下乡当农民、参军当兵、复员当工人。1978年吉林大学历史系本科,1982年吉林大学历史系硕士。1985年毕业后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至今,现为研究员。其感兴趣的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思想史、中国近代知识分子与当代中国史,著述甚丰。当一个社会的法制荡然无存时,任何人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敌人”,昨天还指别人为“敌人”的人,今天就可能被另外的人指为“敌人”。一个社会...

  • 1069
  • 2
  • 20
  • 0
2020.06.02 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