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52)

季羡林: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四个天问

全文见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L1Jtz1AA87GqRo3FUwZWA

  • 202
  • 0
  • 0
  • 0
2021.10.25 10:52

我的父亲潘景寅是许多首长的专机飞行员

有关文章视频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5g1PHc_qtPehaHxfUtjZfghttps://news.qq.com/a/20110520/000441_1.htmhttps://city.ifeng.com/c/86V7edfqfQKhttps://city.ifeng.com/c/86V5Tja5ZnB

  • 160
  • 0
  • 0
  • 0
2021.10.21 19:22

易中天:这能一分为二吗?

编辑按: 尽管我并不完全赞同易先生的观点,却特别赞赏他毫不含糊的决绝态度!文革对于我们未来的社会治理还是有一个很大益处的,就是提供了很多以“正义”“真理”“爱国”等面目出现的邪恶斗争的绝佳历史范本。有了这样的范本,我们就相对容易辨识出,在个人崇拜泰山压顶的氛围下,有一种“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并不代表着人类社会的先进文明,而是裹挟时代并摧毁其发展进步的助纣工具。这会让我们以历史为镜,避免重蹈这样的灾难性覆...

  • 209
  • 0
  • 5
  • 0
2021.10.19 22:37

 行走在历史的河流

作者高华我的论文集《在历史的“风陵渡”口》出版在即,时代国际出版公司的编辑来电嘱我为这本集子写一篇序言,读着手上的校稿,既有几许欣慰,也不乏一丝苦涩之味,不由得想起自己所走过的道路,思绪一下从现在又跳回到过去,于是拉拉杂杂写下这篇文字,权当“立此存照”吧。 如果说从进入大学的历史系就算正式学习或研究历史,我在史学领域已呆了二十多年,也在南京大学渡过了自己从青年到中年的人生岁月。我和南京大学最初的渊源,...

  • 164
  • 1
  • 3
  • 0
2021.09.07 13:58

怀念你,吴宓教授

原标题:【致敬殉道者:一颗黎明前寂灭的孤星】作者 先知书店店长1978年1月17日,正当中国寒冬将过,即要步入春天的时候,一颗承载民族学术巨量的孤寒之星,于黎明的暗色中划过天地,就此寂灭无息。他就是吴宓,一个没有等来春天的国宝教授。他的临终呓语,“我是吴宓教授,给我水喝……给我饭吃,我是吴宓教授……”吴宓一生,1949年是一个转折点。当时,台大校长傅斯年软硬兼施的想把吴宓请回台大,结果吴宓谎称去厕所,偷偷溜走了。这...

  • 356
  • 0
  • 9
  • 0
2021.03.17 23:04

季羡林的回忆之一

我在这里想先研究一个问题:批斗问题。我不知道,这种形式是什么人发明的。大概也是集中了群众的智慧,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才发明出来的吧。如果对这种发明创造也有专利权的话,这个发明者是一个天才,他应当获得头等大奖。但是我认为他却是一个愚蠢的天才。这种批斗在形式上轰轰烈烈,声势浩大;实则什么问题也不能解决。在旧社会,县太爷或者什么法官,下令打屁股,上夹板,甚至用竹签刺入“犯人”的指甲中,目的是想屈打成招。现...

  • 430
  • 0
  • 12
  • 0
2021.02.17 22:23

美女如云,孤鸾若星,知青一代人的“鸳鸯谱”

作者:何求 01美女不得展其容记得一年多前在CND读到一篇《美女如云》(点击可阅读),文中讲到,美女是上天赋予人类的一种宝贵资源,然而在“文化大革命”中这一资源全被浪费了,损失不可估量。作者当时大概是个北京的中学生,她举了几个认识的美女的例子,有的因为长得美被红卫兵当成流氓给打了;有的本该当电影演员的也是因为长得漂亮被剃了“阴阳头”;有的被分配到理发馆当理发员,结果招来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整天捣乱,领导只好把...

  • 594
  • 0
  • 9
  • 0
2021.02.02 04:19

唉,这个吴晗……

1909年出生的浙江义乌人吴晗,其人就后世评价而言,可说是著名的“两截人”:前半生,矜矜业业于书堆,讲道著书,是学术圈励志的典范;而后,学而优则仕,入朝为官,不仅身败名裂,阖家惨死,还留下了一个欺师、灭祖、媚势、篡史的恶名,至今让人不齿。 1949年前后,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点,也是吴晗个人命运彻底“反转”的时间焦距所在。在那一年前后,他“觉今是而昨非”,差不多就是告别了学术,也挥手诀别了往日的师友们。 他的前恩师...

  • 858
  • 0
  • 8
  • 0
2021.01.30 00:07

已经被遗忘的人

https://mp.weixin.qq.com/s/vrzzfyjWDXdgdz4xHSMS_A

  • 798
  • 0
  • 3
  • 0
2020.11.23 09:02

那年——  1968年的离婚判决书

最 高 指 示 要斗私,批修!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方面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68)高民监字第177号 申诉人:史德宏,男,三十八岁,京西XXX干部。 被申诉人:潘秀兰,女,三十五岁,中共湖北省XX地委干部。 案由:离婚 史德宏和潘秀兰于一九五二年自主结婚,感情一般,生有子...

  • 608
  • 0
  • 3
  • 0
2020.10.22 21:35